林秦巍澜

喜欢甜饼,不会写虐。
我的愿望是 圆满平安。

艿芋 小短篇

冷坑继续挣扎::>_<::







从凌晨两点多开始雨就下了起来,毛毛细雨变成稀里哗啦的小雨,路上早就没有了行人。

肖奈才做完手头的工作抬头看向窗外雾蒙蒙的,看了下手机已经三点多了。

上个星期他们就说好要回家见他父母,这几天工作太多所以他昨天晚上通宵就是为了今天能够顺利。

虽然他们以前就见过很多次,但这次见父母的意义不一样,这次是正式见面,见家长。

抬头看向靠在沙发上睡的特别沉的于半珊,因为今天要见父母昨晚睡不着在沙发上跟自己各种问自己父母喜欢什么,要买些什么,由于紧张睡不着的于半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走近沙发看着睡的香沉的于半珊,手里抱着毛毯靠在沙发上的毛绒玩具上,伸手把毛毯扯开给他盖好。

“嗯~?忙完了?”于半珊还没完全睡醒迷着眼睛看着肖奈。

“嗯,刚忙完。”

靠着他坐好,搂在怀里把毛毯给他捂严实只露个脑袋,毛绒绒的,特别可爱,伸手揉了几下,嗯,手感不错,肖奈满意的嘴角勾起。

“要不要再睡儿?”

“不了。”于半珊脑袋靠在肖奈肩膀上轻轻的蹭了几下。

“怎么了,不舒服?”

“啊~今天要去见叔叔阿姨,怎么办啊?”

肖奈把靠在自己肩膀有些焦虑的人转过来面向自己“没事,我爸妈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们很和气。”

“我知道,可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啊。”

肖奈故意开口问“哦,什么不一样?”

“就,就…哎呀……。”

“好了,不逗你了,别怕,有我呢。”

“现在几点了?”

“快四点了。”

“四点?那你不是一晚上没睡吗?”

“没事,不困。”

“怎么可能不困,这两天那么忙你都没休息好。”

于半珊从肖奈怀里钻出来,把毛绒玩具放在沙发一头,幸好自己有远见沙发买的宽,让肖奈躺下帮他把毛毯盖好,挑起一角钻进肖奈的怀里。

“好了,还早,睡会儿吧,要不等会儿你没精神谁帮我。”

“好。”肖奈低头在于半珊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帮他把背后的毛毯压实。

“睡吧,我定闹钟。”

“好。”



“真好~。”

“嗯?。”

“没什么。”







感觉艿芋坑越来越冷了,人也越来越少了……(´;︵;`)


艿芋 谢谢你爱我

ooc可能大概肯定预警,。◕‿◕。

希望大家喜欢支持。ヾ(❀╹◡╹)ノ~









今天下了今年的第一场初雪,路上的行人减少了很多,所以落在小区楼下的雪并没有被破坏。

于半珊突发奇想的想在雪上写画些什么发给在外出差的肖奈。

挑了一块儿看着顺眼的地方耗时十几分钟失败了几次换了几次地儿终于完成。

站起来看着自己的作品于半珊非常满足骄傲。

掏出手机拍了十几张选出一张最满意的给肖奈发了过去。

这边刚刚忙完回到宾馆准备洗个澡的肖奈听见手机响拿出来打开微信就看见于半珊发的微信,点开图片就看见两个Q版小人穿着西服靠在一起牵着手,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自己和于半珊,小人颇有他两的神韵和特点,小人的头顶上写的是他和于半珊的名字中间还有一颗心。

嘴角抑不住的上扬,刚刚累了半天一身的疲乏也消失了,这人太可爱了,真想早点忙完快点回去啊。

‘想你’打了字发过去,肖奈把外套脱下来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天气还可以,外面落的雪因为人多已经踩踏的不成样子。

‘我也是,等你回来’叮,手机刚响一声肖奈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看见于半珊回的消息心里一热。

这边于半珊过了二十多分钟还没有收到肖奈的消息打算放弃想从冰箱里找点东西弄饭吃的时候手机响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于半珊蹭的从厨房奔向沙发拿起手机打开就看见肖奈发的图片,也是在雪地上画的两个小人不过确是在接吻,头顶写着‘想你,等我回来’。

压抑着心里的害羞与激动于半珊回复了一个字‘嗯’。

昨天视屏的时候肖奈有给自己看宾馆的环境和窗外,人还蛮多的,还能有没被人踩踏过的雪应该是离那里有点远的,所以他刚刚才没有回复消息啊。

心里满满的感动,给肖奈回复消息打字的手也是有些颤抖‘谢谢你爱我’。



谢谢你能跟我在一起。

谢谢你能喜欢上我。

谢谢你爱上我。

…………



这场从一开始他单向的暗恋变为双向的相爱是他最庆幸的事情。

他不知道肖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自己,他只是很感谢老天能听见他三年来每一次许的生日愿望并实现。

 



两个人互相喜欢是一件十分美好而幸运的事情,而他就是这个幸运儿。


林秦

ooc,应该大概可能。





“林涛,过来一下。”

“宝宝,干嘛?”林涛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转头问秦明。

“试下这套衣服。”秦明手里拿着一套深蓝色格子修身的西服,看起来很严谨正式。

林涛伸手接过来拿在手里转过来转过去的看。

“这套西服看起来这么正式,平时穿不到啊。”

“别废话,快去试。”

“哦。”秉着他们家宝宝说的话第一的原则林涛拿着衣服进了卧室。

秦明靠在桌角眼睛一直看着卧室门口。

这套西服费了他很大功夫,从款式到颜色。

卧室门打开了林涛用手拉着衣角,有些别扭的走了出来,这套西服过于修身了有些不习惯。

“宝宝,怎么样?”林涛站在那里看着秦明等着他的评价。

“秦明走过去帮他整理着衣领,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十分满意。

“不错,很合适。”

“不过,宝宝你怎么又给我做衣服了,柜子里还有十几套没穿过的呢。”

“没什么,就是想做了。”

林涛知道秦明心情不好或者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就会给自己做衣服,看秦明的样子就知道他心情不错,上一次收到秦明给自己到的衣服还是因为破获了一桩密室杀人案。

小心的打量着秦明的神色猜测着他是为什么又给自己做衣服。

“怎么了?”秦明看着林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以为脸上有东西,用手摸了一下没看见什么,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

“好奇?”秦明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知道林涛为什么盯着自己看了。

“今天几号?”秦明不答反问。

“6月18。”林涛看了一下手机回答道。

“明天是什么日子?”秦明继续问。

“6月19。”

“嗯。”秦明没有在问,只是转身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等着林涛自己想起来。

“啊~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日子。”林涛拍着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他上个星期还记得,怎么越到跟前越忘了呢。

林涛靠近秦明歉意的低头“宝宝,对不起,我前几天还记得,到跟前反而忘了。”

他前几天还计划好休两天假跟秦明好好出去玩一下,谁知道因为后面的一桩案子所以给忘了。

林涛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对着秦明说“明天你想做什么,都听你的。”说完看着秦明,谁知道秦明一点儿都没生气,他知道秦明不太在乎这些,反而是他比较在乎这些节日纪念日,但是秦明一点儿都不生气,林涛反而心里不舒服了起来。

“那明天早上八点起床先吃完饭再出门,对了,就穿这套衣服。”

“去哪儿?”虽然说了都听秦明的林涛还是忍不住好奇。

“游乐场约会。”

“游乐场约会?”

林涛复述一遍以为自己听错了,秦明竟然说跟他去游乐场约会。

  

这还源于秦明听了李大宝说的游乐场是最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了。

对这方面不甚精通的秦明觉得自己平时对林涛的态度过于冷淡不是很热情的秦明觉得想要补偿。于是就听了李大宝的话早早的做衣服还制定了一系列游乐场情侣必要项目,比如过山车,摩天轮,旋转木马…等等。

于是乎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林涛就起床刷牙洗脸刮胡子,做了一桌精致简单的早餐,他们家宝宝难得主动提出跟他约会还是他平时绝对不会去的游乐场,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家宝宝要去游乐场约会,但是秉着他家宝宝说的话绝对听从遵守的原则林涛十分激动的期待。

林秦 他不说,他都知道。

ooc小短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估计老天是看林大队长一天太嘚瑟了所以让他平地都能摔个狗吃屎,身子到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脸上和手上有很多处划左手腕扭伤,伤虽不深但也疼啊。


“啊~~啊~轻点,轻点。”林涛疼的呲牙咧嘴的大叫。


秦明恨铁不成钢的抬眼瞥了一眼林涛,又低头继续给他手上消毒抹药。


“让你好好走路不看路,该。”说着手下故意加重了点,不意外的听见林涛鬼虎狼嚎的大叫。


“啊~~~宝宝,轻点,疼。”


“还知道疼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走路不看路了,幸好只是摔了一跤,过马路的时候你也这样不看路你觉得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吗?”


“宝宝,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就是想到了些线索。”


秦明帮他弄完身上的伤把药箱收好,看都没再看他一眼进了卧室关门反锁。


完了,秦明这次真生气了。


林涛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今晚看来是得睡沙发了。


他知道秦明是因为担心后怕,他害怕他像他们一样走了,留下他一个人。


秦明心思很重,不会跟他诉说什么心里话,但他都知道。


他不说喜欢,他知道他喜欢。


他不说爱他,他知道他爱。


他不说生气,他知道他生气。


他不说害怕,他知道害怕。


他不说,他都知道。


…………


这次是怪他了,就算这个职业再危险,他也一定要尽全力的注意安全,这样才能陪着他,他想象的到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秦明估计会疯的。


狠狠的扇了自己一把就当是为秦明出气了。


唉,眼下该怎么把人哄好呢?


起身站在门口筹措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宝宝,我知道错了,怪我不注意安全,让你担惊受怕,我以后一定会小心再小心,不会让自己受伤的,我还要陪着你一辈子呢。”


门内半天没有声音,就在林涛准备再次开口继续认错时门打开了。


“进来吧。”秦明虽然还是板着脸,面无表情,但林涛知道秦明气已经消了一半了。


坐在床边,秦明面向林涛不说话,眼睛却透过他看向别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涛走过去挨着秦明坐下,伸手搂过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陪他坐着不说话。


等了一会林涛都觉得秦明是不是睡着了秦明才开口。


“林涛,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好不好。”


“对不起。”


伸手扳过他的脑袋让他面向自己,盯着他的眼睛“不要想到多,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轻轻的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向下鼻梁,鼻尖再是嘴唇,不带任何欲望,只有安抚的吻,一吻结束,秦明靠在林涛的胸口喘着气,脸颊微红。


“困了,睡吧。”秦明起身从另一边上床躺下。


“好。”林涛紧跟着上床躺好转过去帮秦明压紧被子搂住他的腰,他知道秦明喜欢他搂着他睡,那样他会有安全感,睡的踏实,也很少做恶梦。


下巴贴在秦明的额头,轻轻的蹭蹭,惹得怀里的人一阵皱眉。


这种日子真好,搂着他家秦明,两个人。


他是不是得提前计划好退休后的生活了呢?





艿芋k莫 从楼梯上摔下来

ooc可能,ooc大概。 

因为我不太会起标题所以可能不咋地。


咚咚咚…………咚咚咚……

“老三你去开门。”于半珊接过肖奈削好的苹果。

“嗯。”肖奈起身帮于半珊掖了掖被角,转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眼前满满的东西,就听见东西后面传出郝眉的声音,转身把他让进来,后面是同样抱着一大堆东西的ko。

“愚公,我们来看你了,好点没有啊?”郝眉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下,让ko拿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床边。

于半珊拿着肖奈削好的苹果靠在床头咬了一口脸颊鼓鼓的“吼到落……。”

“得,得,得你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

于半珊猛嚼了几下把嘴里的苹果咽下去开口“好多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还把腿给摔骨折了,也是厉害了你。”

“还不是怪公司那电梯要维修,你说我平时也不怎么运动,爬到四楼脚一软就摔了下来。”于半珊愤愤的又咬了一大口苹果,脸颊鼓的跟仓鼠似的特别可爱,肖奈宠溺的看着于半珊的样子拿纸巾帮他把嘴角的苹果汁擦干净轻声叮嘱“慢点吃。”

“你幸好没摔到脑子。”郝眉感叹于半珊算是运气好了之前他们楼上一个公司的爬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脑症荡右腿骨折左手腕扭伤。

“不过,美人啊我就是骨折在住几天就能出院回家休养了,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嘿嘿嘿…你不是骨折嘛…我想着得给你买些补品啥的,那个导购姐姐就给我介绍了一大堆我没禁住忽悠就都买了。

“拦不住。”ko控诉。

郝眉转身瞪眼。

ko:……。

“这些东西你可以送给叔叔阿姨,补钙的,对骨头好。”

“对了,你跟ko的婚礼日子都定好了吗?”于半珊询问。

“定了,下个月初八,我们打算少弄几桌,就请亲戚和朋友就好了,那时候你都好了吧,你跟猴子和老三弄一个节目吧,助兴热闹热闹。”

“我和猴子肯定行,老三嘛?你自己问他愿不愿意。”

郝眉看向肖奈“好兄弟一辈子就一次的婚礼,你不会不同意把。”

肖奈宠溺的望向于半珊“半珊觉得可以我就可以。”

“咦,你差不多得了啊,也太腻了。”郝眉揉了揉胳膊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故意打趣。

于半珊反驳“就准你跟ko黏腻。”

“哪有。”郝眉不服。

“上次午休谁跟ko搂在一起休息。”

“你上班时间还跟老三接吻呢,我在外面都看见了。”

“没有…。”

“有,我亲眼所见。”

“没有,你看错了。”

“有,我又不是老花眼。”

“行了,我们先走吧,别打扰于半珊休息了。”ko拽过跟于半珊幼稚争执的郝眉,转身跟肖奈说道:“我们就先走了,公司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照顾他吧。”

“嗯,谢谢。”肖奈。

“不用客气。”ko。

除了公事,私底下除了因为郝眉跟于半珊肖奈跟ko在一起的话并不多。

郝眉冲着于半珊开口“那我们就先走了,过两天我再来看你啊。”

“嗯,行了走吧。”

送走郝眉跟ko病房里终于清静了下来。

“老三,你说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呢。”

“我们不是更快。”

“也是哈,他们在一起一年多,我们在一起八个多月就领证了,不过他们两个在一起我挺高兴的,有个人照顾郝眉我们这些兄弟就能放心了。”于半珊感慨,有些伤感,怎么有种嫁儿子的感觉呢?

肖奈过去坐在床边搂过于半珊“再过一个月就是两周年了,我们出去旅游吧。”

“真的?”于半珊听了特别高兴,语气都有些急切“可是,公司怎么办?”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

“我答应ko给他们半个月度蜜月,但是完后他要帮我管理公司半个月。”

“所以刚刚你跟ko在角落里悄咪咪的就是说这事?”

“所以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听话,才能快点恢复,不能再像昨天一样趁我回家拿东西就偷偷叫麻辣烫来吃了。”

“我,我那不是馋嘛…。”于半珊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偷吃还被抓包了。

“你先休息会吧,你现在要注意休养。”肖奈把于半珊扶着躺下,轻轻的抬着他的腿放好,就准备出去打热水。

“老三…”于半珊拽住肖奈的衣角,不让他走。

“嗯?”肖奈低头询问。

“我一个人睡不着,你陪我一块儿好不好。”于半珊往旁边挪了挪拉开被子拍了拍示意肖奈睡上来。

肖奈无奈的笑了笑,在他旁边躺了下去,尽可能的少占些地方怕压到他的腿,于半珊却不理解肖奈的苦心,还往他怀里钻了钻搂在肖奈的腰上满足的闭上眼睛。



肖奈用右手给于半珊掖了掖后背的被子压紧,搂着他也闭上眼睛睡了过去,这两天因为要照顾于半珊他也没休息好。

  

这幅画面温馨平平,却又让人羡慕。



如果有人问于半珊最喜欢跟肖奈在一起的什么时候于半珊肯定会回答是这时候,肖奈小心翼翼搂着自己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他的全世界。


这段时间都在忙着搬家所以没有更新ヾ(❀╹◡╹)ノ~,等待的小可爱们,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支持。


艿芋

ooc小短篇



“老三。”于半珊靠近肖奈开口。

“嗯?”肖奈停住敲着笔记本的手抬头。

“明天我想请假。”

“请假?做什么?”

“有事儿。”

“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

“哦,那明天晚上一块儿吃饭吗?”

“可能不行,我回来估计要到九,十点钟了,你自己吃吧。”

肖奈有些好奇于半珊到底做什么事情,除了他出差他们一般都会一块儿吃晚饭的,于半珊也从来不会那么晚回来还不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好吧。”肖奈心里虽然好奇还是开口回答。

过两天是他们在一起一周年的日子,于半珊已经决定好要送给肖奈的礼物了,他要亲手制作,只是那个地方有点远要等到彻底弄好也差不多要那么晚了,那个地方是自己非常熟的一个叔叔经营的一家手工制作陶艺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他打算做一个肖奈的小人,图他也画好了是Q版的小肖奈特别可爱。

第二天一大早肖奈把于半珊送到客车站亲眼看他上了车才去公司,坐在公司忙完手里的事情跟致一的同事布置了他们要做的目前的工作和下一步的计划就坐在桌前发呆。

还有五天就是他们的一周年了,他打算那天像于半珊求婚,跟双方父母也说好了,他计划那天让双方父母都来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求婚,然后就直接飞英国领证度蜜月。

公司的事情他这两天就在安排了,等过几天就把事情交给猴子和ko还有郝眉让他们处理。

回想这一年来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日子有开心幸福甜蜜也有因为误会的争吵。

看着父母相敬如宾那么多年那么恩爱他也很期待他们两个人以后的日子,于半珊那样的活宝跟他在一起过一辈子肯定每天都会很开心吧,虽然会偶尔闹别扭误会到最后总会解开的这不就是生活嘛,父母这么恩爱都有过斗嘴的时候。

致一科技的所有人都知道肖奈那天要求婚,却还要在于半珊面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有几个憋不住嘴的在于半珊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弄的于半珊莫名其妙的,这些人这几天都好奇怪啊。

“ko,老三竟然要求婚了,太神奇了。”

“我们先结的。”ko搂住郝眉一副骄傲的语气和神色。

“啊~眼瞎了眼瞎了。”猴子从旁边走过看见他们的样子捂住眼睛大喊。

真的是丧心病狂啊这些人,每天都虐他们这些单身狗有意思吗~?啊?有意思吗~?






林秦 恼羞成怒

ooc短篇小甜饼



“林涛,拿出来。”秦明特别生气,这人真是够了。
“宝宝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没听懂。” 林涛装做没听懂。
“我昨天买的咖啡。”
“我不知道啊,你再好好找找。”
“我昨天亲手放进柜子里的。”
“是不是你记错了,放别的地方了。”
“林涛,我再跟你说一次,拿出来。”
林涛知道骗不过秦明了梗着脖子道:“是我拿的怎么了,我早就让你少喝点咖啡了你又不听,我只能这样了。”
“不多。”秦明狡辩。
“还不多,一大早就开始喝,到晚上下班睡觉,最少五杯。”林涛也有些生气了,他这是为谁好。
“习惯了。”
“习惯了?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没习惯我呢,昨天还把我踹下床了?”林涛更气了,他还比不过咖啡。
“那是因为你打呼噜了。”
“那我还不是太累了。”林涛也知道秦明觉浅,自己一打呼噜肯定更睡不着了。
“林涛,喝咖啡是习惯,跟你在一起不是……。”秦明走过去俯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林涛“跟你在一起是喜欢。”
林涛听了乐了也不气了,听秦明说这话是特别难得的可是咖啡确实不能多喝。
“喝咖啡可以不过我们得约定,以后每天只能喝三杯。”
“三杯?”秦明有些犹豫,太少了,不过先答应再说,到时偷偷喝就是了,反正林涛也不能拿他怎样。
林涛看着秦明的表情就猜出了他的小算计“不能偷喝,被我发现一次你就在所有人面前亲我一下说喜欢我。”
秦明有些恼羞成怒,即有被猜中心思的恼怒也有被林涛话弄的害羞。
瞪了林涛一眼转身叉腰就进了卧室,关门前落下一句“今晚你睡沙发。”
他怎么忘了林涛了解他比了解他自己都多。
自讨苦吃的林涛看着卧室的方向默默盘算明天怎么哄他家宝宝消气,沙发不好睡还是床上搂着他家宝宝好。

林秦 一碗刨冰引起的后果

ooc ooc ooc 小甜文。希望大家喜欢支持。


炎热的夏季让人没有精神,刚从外面出警回来的林涛秦明李大宝三人坐在空调冷气调在最低的法医科还是一时半会缓不回来。
看看就连总是三件套的秦明都脱了外套,就知道到底有多热了,今年的龙番比往年热了好几度。
大宝连喝了几杯水还是觉得不够,忽然想吃刨冰了,想到就做的大宝拿出手机打开美团下好单,三份一份草莓一份芒果,一份苹果的,现在就只要等着就行了。
“宝宝,天气这么热你就不要老是穿你这三件套了,中暑怎么办。”
“不需要。”
“哎呀,你怎么讲不听呢,你生病了,你难受我心疼啊。”
“不会中暑,我自己知道,如果你没事就不要待在这里了。”
“有事,怎么没事儿,刚刚的案子还没讨论呢,宝宝,你觉不觉得这次案子有些奇怪,虽然证据很全,也根据证据锁定了嫌疑人,但是你不觉得有些刻意吗?好像知道我们会去等着我们发现似的,所有证据都太明显了。”
“啊,这个我知道。”大宝在旁边听见他们说的举手插话。
“这个犯罪嫌疑人赵玉林和死者王琴琴有口舌纠葛,这个赵玉林不是卖鱼的嘛,一个月前王琴琴去买鱼不小心被溅了一身水,赵玉林也道了歉,这个王琴琴还是破口大骂还越骂越厉害直接问候人家老母亲了,赵玉林就争辩了几句这个王琴琴骂的更厉害了,这个赵玉林平时特别老实本分,为人也十分温和但是他母亲就是他逆鳞,他爸从他生下来就去世了,他母亲把他幸幸苦苦的养大受了不少苦,他就想着长大了要好好孝顺母亲,可是啊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他母亲一年前查出了癌症晚期现在天天躺在医院就吊着一口气,这个王琴琴还骂人家家里死人了啊还有一些我就不好描述了这不是太过分了嘛,不过啊就现在这结果也是不好,这个赵玉林杀了人也知道自己逃不过法律的制裁所以杀了人就去了医院守着母亲想陪他最后一晚第二天下午再自首,谁知道王琴琴邻居一大早有事找他们看见门把手上的血直接报警了,所以我们才能这么早就破了案子。”
“嘿,宝哥你怎么知道的。”林涛疑惑不解他们一块儿去的案发现场,中间基本就没分开过。
““刚刚案发现场不是有很多看热闹的阿姨嘛,很多人都去赵玉林摊上买过鱼,因为他经常给便宜态度也好所以很多人也都愿意跟他聊天时间久了就啥都知道了,上次王琴琴买鱼闹的那么难看他们也都看到了劝了没劝住还被连带着一块儿骂了,回来的时候我又在底下碰见小黑了,听小黑说赵玉林来自首了交代了作案过程原因。”
“嘿呦,这八卦的力量竟然这么大。”转身看向秦明。
“宝宝,狗鼻子警探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功能,八卦破案,哈哈。”
“贫,去给我倒杯咖啡。”冷漠脸。
“好哩,马上。”狗腿脸。
大宝 咦~鸡皮疙瘩。
“宝哥,你的外卖到了,我帮你拿上来了”。小黑推开法医科的一扇门就伸了个脑袋进来冲大宝说道。
“谢了啊。”大宝走过去接过外卖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门口的小黑看了看他们队长面向秦科长像大型金毛犬似的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感叹 这个人真的是他们刑警队队长吗?一天八个小时有五个小时以上都在法医科要不是因为出外警或者审犯人在他们刑警队都找不到人的,连谭局都懒得管了,只要不耽误工作,不过如果你找他有事来法医科百分之九十九能找到人。
大宝把袋子打开在自己桌上放了一杯草莓味的就把袋子放在秦明桌上“这是给你们两的。”
“可是……”秦明并不喜欢吃刨冰,但是也不好意思拒绝,别人买都买来了。
林涛把刨冰拿出来拿起芒果味的吃了起来,看见秦明坐在那里盯着刨冰一动不动就知道他不想吃,。
“今天这天气吃刨冰真爽啊,宝宝你的也给我吃吧。”快速的吃完手里的那一份拿起秦明面前的刨冰吃了起来。
“嘶~。”吃刚刚那一份还好,连续吃两份牙齿就有点受不了了。


“额啊~。”林涛扶着墙从厕所走出来腿都软了。
“林涛,去医院吧,你都已经跑了七次厕所了。”
“没,没事~唔~不行,又来了。”
“林涛,我们必须去医院我去拿你的身份证。”
一路上林涛强忍着难受的扭来扭去,秦明表面看上去平静可是油门却踩到了最快(规定以内没超速, 实在怕挑刺的),因为是晚上所以路上人并不多运气也好一路绿灯到了医院挂了急诊给林涛挂上水,秦明忙前忙后的照顾着林涛,刚刚因为着急不小心在椅子上磕了一下所以走路一拐一拐的。
“宝宝,你腿怎么了?”
“不小心撞了一下。”
“伸过来我看看。”
“没事。”
“秦明。”林涛一叫他名字语气还特别严肃,秦明就有点怵,乖乖的把腿伸了过去。
林涛把秦明的裤腿卷了上去看见膝盖那里一大块青,还挺重的,伸出手轻轻的揉着。
“林涛~有人。”伸手握住林涛的手,秦明特别不好意思。
“怕什么,我是你男朋友,又不是别人。”
犟不过林涛力气也没他大,秦明也不管了转头看向别处装作不在意不过耳尖的红色暴露了他的害羞。
“宝宝,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这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你明天还上班呢。”
“我不困。”
在这事上林涛也犟不过拼命,悄悄的把点滴调快了许多。



我有标明ooc,所以不要因为一些小细节挑我,我是尽力在写好了



一个不在乎剂量的人,
一个只在乎剂量的人。
哈哈,笑死我了这段,
我昀的小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