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巍澜

喜欢甜饼,不会写虐。
我的愿望是 圆满平安。

一个不在乎剂量的人,
一个只在乎剂量的人。
哈哈,笑死我了这段,
我昀的小表情。

好突然啊( '▿ ' ),祝福祝福,祝永久ヾ(❀╹◡╹)ノ~

艿芋 亲手做饭给你吃

ooc,ooc小甜文,

于半珊摸着肚子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呻吟“好饿啊~老三什么时候回来啊?”
今天是节假日,老三出差也是今天回来,可是飞机晚点还不知道要多久,他一直没吃饭想等老三回来一起吃,现在都四点多了,他连午饭都没吃。
不然去郝眉家蹭饭?唉,还是算了,他也不想吃狗粮,这两个人在公司都是旁若无人的各种秀恩爱在家里还不得更过分。
给老三打电话过去关机应该是在飞机上,从机场回来也得半个多小时,下飞机中间取行李路上最少要一个多小时,要不然他自己动手做饭给肖奈一个惊喜?
先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吧,起身穿了拖鞋向厨房走去打开冰箱,看看里面有青椒,鸡蛋,西红柿,上海青,洋葱,还行,打开冷冻层里面有猪瘦肉鸡翅,可以了,这些足够了,这些还是上周ko来他们家做饭买的菜呢。
做一个西红柿炒蛋,青椒上海青,洋葱炒肉,可乐鸡翅在弄一个紫菜蛋花汤足够了。
先把米淘洗干净煮上饭,在把菜摘洗干净,肉先拿出来解冻,看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把菜切好放在碟子里,看下肉解冻的差不多了,把肉和鸡翅洗干净,肉切片他刀工不行切丝就算了太费时间了,在鸡翅上用刀斜切几个口容易入味,准备好一切拿出手机给肖奈打电话那边半天才接“喂,老三下飞机了吗?还要多久到家?”
“刚下飞机,现在准备去取行李,估计要四十多分钟到家吧。”电话里传来肖奈的声音有些沙哑,疲惫。
于半珊十分庆幸自己在家做饭的这个决定,这样肖奈就不用出去了,听他的声音那么累估计都没休息好,在家吃完饭就可以直接睡觉休息了。
先做可乐鸡翅吧,每个人的做法基本都不一样,他的方法比较简单,先烧开水把鸡翅放进去再次烧滚捞出沥干水分,在炒锅里放少许油烧热放入鸡翅两面煎黄,倒入可乐老抽,加入葱姜,盐,料酒烧开转小火汤汁浓稠就可以了,把别的菜一样样都炒好放在桌上做好的蛋花汤也端到桌子上,于半珊这会儿特别期待肖奈看见他做了一桌子菜的表情。
‘咔嚓’门响了,老三回来了,向前站了几部迎接肖奈。
肖奈把行李放在门边关了门向他走过来,左手背在后面看到他身后餐桌上的菜表情有一瞬的惊讶目光也变得温和了,从后面拿出一束花“回来的路上看见了,就买了。”
“蛮好看的哎,等会把它插在花瓶里。”接过花放在桌上替他脱去外套“先吃饭吧,我亲手做的,说起来你还没吃过我做的饭呢,试试看好不好吃。”迫不及待的给肖奈舀了一碗汤,把筷子递给他直勾勾的盯着想知道他的评价。
夹了一口西红柿炒蛋“不错。”听见肖奈说不错又赶紧把可乐鸡翅推过去“来,试试这个可乐鸡翅,吃过的人都说好吃。”看着于半珊看着自己满脸都是夸我吧的表情忍不住轻笑出声。
“怎么了?不好吃吗?。”于半珊以为是不好吃赶紧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疑惑道:“挺好吃的啊。”
“很好吃,只是有些惊讶你做饭竟然那么好吃。”
听见肖奈的夸奖于半珊更是得意“就是说嘛,我做饭都说好吃。”
“嗯,你做的饭最好吃。”肖奈总是无意的说着情话,于半珊被肖奈随口的情话夸的脸红心跳,转身坐回对面低头吃饭,偶尔抬头给肖奈夹点菜。
肖奈刚进门看见于半珊做了一桌子菜站在那里等着自己吃饭,那种有人做好饭等你回家吃饭真的挺好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和温暖。
“吃完饭你赶紧去休息我来收拾碗筷,这几天很累吧。”
“还好。”
“哦。”
“半珊,明天你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去。”
“真的啊~那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有一部电影我特别想看,看完电影我们去游乐园吧,好不好?。”
“好,听你的。”
“老三你真好。”高兴。
“是吗?”疑问。
“当然是了,你最好了。”认真回答。
“那有什么奖励?”挑眉,坏笑。
“你想要什么~?”认真询问。
“你。”认真回答。
“………”脸红。

这真的是我那高冷大神吗?@语凡的一米阳光
  

林秦 幸好你没事

oocHE文

林涛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的在心里嘶吼,他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一点儿。
接到大宝的电话,林涛整个人就懵了。
从大宝抽噎的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林涛听出秦明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肇事者是之前一个犯罪嫌疑人的老婆,当时案子线索断了因为没有证据不能拘留超过12个小时,还差一个多小时他们就必须要放人,是秦明发现了致命的线索。
所以他老婆现在是报复秦明。
秦明在急救室里面抢救他却在外面什么都做不了,林涛恨不得躺在里面的是自己,他现在好后悔,为什么他不能送秦明回去?为什么他今天偏偏加班?为什么他没有早一点儿说。
手术中的三个字灭了,急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对着他们说:“手术很成功,患者有轻微的脑出血,不确定有没有脑震荡,现在只要等他醒了就可以了。
林涛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什么都不重要了,这会林涛才哭了出来,一种失而复得的痛哭。
“宝宝,你快点醒来吧,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不抽烟了,也不喝酒了,也不会一双袜子穿几天了,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林涛握着秦明的左手低声的诉说着。
起来去接了一盆水给秦明仔仔细细一点一点的擦着脸,从额头到眼睛再到鼻子,眉目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陌生,已经三天了整整三天秦明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他问了无数遍医生,医生都说秦明的身体特征是正常的,很快就会醒过来,气的他差点动手打人。
重新打湿毛巾一点一点的擦着秦明的手“宝宝,你怎么还不醒,你知不知道我好怕,你快点醒来好不好,只要你醒来我就什么都不管了,立刻向你求婚,管他什么惊喜不惊喜,只要你好好的别的都不重要了。”
“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有很多事情没告诉你,上次你的内裤是我偷偷藏起来的,还有你的钢笔没有丢也被我藏起来了,我想收藏你的一切东西包括你,可是我却不能做,因为你有事业跟独立的人格。”
“如果我把你藏起来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
“你刚刚说什么?”沙哑干涩的声音传进林涛的耳朵里。
“宝宝,你醒啦,你终于醒啦。”林涛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擦着眼角的泪,真的最好听了,没有比这个更好听的声音了。
“宝宝,你等着我去叫医生来。”
“医生,医生,醒了,人醒了……。”林涛边喊边往外冲。
秦明看着林涛的背影心里也在庆幸自己没事,要不然林涛怎么办,他的话他都听见了,只是眼皮太沉了,他努力的想要睁开就听见后面的话。
这段时间林涛一直都有点古怪他一直以为是他们两个之间出了问题,原来他是在准备求婚,呵,傻子。
脑袋还有些晕,抬手按了按额间,他被车撞那一刻脑袋里想的都是林涛,原来无形中林涛在他心里都已经那么重要了。
医生来看过说是没有问题了轻微的脑震荡这几天注意下就行了,再住几天院到时候再给做个检查就可以出院了。
“宝宝,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你看着买吧。”秦明其实一点也不饿,也不想吃东西,不过看着林涛的样子总得找点事让他发泄一下这几天压抑的情绪。
“对了,我衣服呢?”
“衣服我让大宝拿回家洗了,上面的血还有泥在医院我不好洗,我照顾你也抽不出时间。”想起换下来的衣服上面的血林涛就有些控制不住的后怕。
“那兜里的东西呢?”
“这我不知道,要问下大宝,我给她打电话问下。”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
林涛没有多想拿了钱包就出去了,秦明刚醒还不适合吃太油腻的,就去买些粥和小菜吧。
等林涛关了病房门,脚步声远了直到听不见,秦明才拿起旁边桌上放着的手机给大宝打过去。
“老秦,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呜呜呜呜~你都不知道林涛这几天是怎么过的,我真怕他垮了。”大宝抽泣着有些喜极而泣,太好了,老秦终于醒了。
“大宝,我西服外套兜里的东西你放哪里了。”
“就那个黑色盒子吗?”
“对。”
“就在你病床旁边的抽屉里。”
“好,谢谢,那就这样了。”
“嗯,我明天来看你。”
挂了电话,打开旁边的抽屉,里面安静的放着一个别致的黑色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精致优雅的男式对戒,那是他自己亲手设计的样式专门拿去定做的,他从来没想过要办什么婚礼领什么证,只想着两个人在一起就好了,但是他却忽略不了林涛看见别人手上戴着戒指羡慕的眼神和语气。
所以他连续好几天熬夜设计出了这一对独一无二的戒指,代表着‘永恒’。
本来他是可以躲开的,却因为连续熬了几天夜加上白天高强度的工作,当时有些头晕所以没有及时的闪开。
把戒指放在枕头底下,躺好等着林涛回来,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电线杆上的鸟儿…幸好…。
“宝宝,我回来了,林涛一手推门一手提高手里的东西给秦明看“我买了皮蛋瘦肉粥,青菜粥还有炒了几个小菜,你刚醒就先吃清淡点吧。”
拿了医用餐桌放好,把吃的一样样打开摆好“快吃吧。”
秦明喝着粥,看看林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你不吃?”
林涛咧嘴笑着回道:“我不饿。”
“哦。”秦明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粥,吃完林涛把东西收拾好。
“林涛,手伸出来。”
“什么?”
“手。”
“哦。”林涛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乖乖的把手伸了过去。
秦明把刚刚就拿出来的戒指套在林涛手上,看着他的表情从开始的惊讶到后面的感动惊喜,把另一个戒指递过去手伸了过去。“帮我戴上。”
握着秦明的手把戒指慢慢的戴在了无名指上,低头吻在了那个位置。
心里的感动惊喜惊讶所有的情绪充斥在心口。
他没想到秦明竟然会送他戒指还是情侣对戒,他刚刚留意到里面有名字缩写字母他的是QM,秦明的是LT,字母的前面有个小小的心,秦明竟然会弄这些,他真的是想也不敢想。
激动的把人搂在怀里心里一遍遍的念着‘谢谢你没事,谢谢你送我戒指,谢谢能让我遇见你,谢谢所有的一切我们能在一起’。
“秦明,我爱你,很爱很爱。”
“我也是。”
“那我明天可以在宝哥面前显摆嘛?”
“不行。”
“为什么?”
“虐狗有违道德。”
“哦。”林涛遗憾的低下了头。



林秦  看见的不一定就是事实

ooc了应该〒_〒.我写的很差吗?那么少的人喜欢。

 

躺在宾馆的床上秦明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自己一生气没听林涛解释就冲了出来,可是他现在也不好意思回去。
出来的时候因为生气都没有拿手机,幸好拿了钱包,不然今晚就要流落街头了,也不知道现在林涛在做什么。
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打开电视随便调到一个台却看不进去,换来换去都没有想看的,最后停留在体育台,里面在播足球赛,说实话他不喜欢看踢足球,但是因为林涛喜欢他也被无形的影响了,他现在知道什么是弧线球、 鱼跃扑球、 清道夫、 全攻全守、 沉底传中、 外围传中、交叉换位、 长传突破、区域防守、 补位、密集防守、造越位、反越位战术、 篱笆战术、撞墙式。
看着看着眼前模糊了起来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他是什么时候慢慢被对方影响的呢?
他不喜欢吃饭林涛就每天监督自己吃饭,他有洁癖却慢慢的容忍起了林涛吃着油腻腻的炸鸡,弄在茶几上,一双袜子穿三天,他喜欢喝咖啡不加糖不加奶,却因为林涛喝不了原味的买了方糖和奶,他开始因为好奇放了觉得味道说不出的怪异,但他却会经常放方糖和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觉得和他喝着一样口味的咖啡心里就隐隐的雀跃。
越想越后悔,他知道林涛不是那种人但是当时一冲动…唉…现在已经太晚了,明天再说吧,明天他再好好听林涛的解释。
秦明却不知道现在的林涛有多么的疯狂,秦明电话没拿他给大宝打电话大宝说她也不知道,秦明没有在她那里,也没有来找她,他到处找,所有他觉得秦明可能在的地方他都找了,最后他想到了宾馆。
他去了警察局跟值夜班的同事打了招呼让帮他查了秦明的身份证宾馆登陆信息,显示的是离他们家不远的一家快捷酒店,说了声谢谢改天请他吃饭就冲了出来开车直奔宾馆。
到了房间门口他却没有敲门,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半了,这会他不想吵醒秦明,他的睡眠质量本来就不好,他知道他好好的安全就行了。
秦明早上梳洗好准备退房打开门就有个人倒了进来,他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
林涛失控向后倒了下去后脑勺磕在地上咚的一声,痛的眯着眼揉着脑袋站起。
“宝宝,你醒啦。”
“你什么时候来的?”秦明看见林涛有些惊讶。
“两点多。”
“然后你就一直坐在门口?”这么冷的天坐在外面四个多小时,秦明心里心疼的很,这个傻子怎么就那么傻不知道叫醒自己吗?
“我不是害怕吵醒你嘛。”像是回答秦明心里的想法一样。
伸手握住秦明的双手“宝宝你听我解释昨天真的是你误会了,那个女的是小李的老婆,他老婆给他送爱心晚餐待的太晚了,小李要加班不放心让我帮忙送下,我是不愿意的,但是他说他老婆怀孕了,我之前还以为他们只是男女朋友还狠狠的教训了他,不负责任,未婚先孕是不对的,他跟我说他们两个早就领证了,之前因为时间忙没有办酒席,酒席定在下个月初六,还没来得及通知我们,我好歹是他们老大又顺路我就顺便带她一程,我都没让她坐副驾驶。”
听完林涛说的话秦明已经完全信了,但是因为面子原因不知道怎么开口。
“宝宝,你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如果实在不信我让小李带她老婆来跟你解释。”
“好了,我信,说的我好像多不讲理似的。”
“怎么会,我们家宝宝最体贴善解人意了,宝宝你饿了没有我带你去吃早餐,附近新开了一家早餐店味道特别好,宝哥亲荐的。”看见秦明原谅了自己,林涛过去搂过秦明的腰,狗腿的傻笑着带好门搂着秦明提议等下去哪里吃早餐。




有时候不是看见的就是事实,主观意识就觉得是这样的,一味的觉得自己看见的就是事实也不去听别人的解释。

艿芋 暗暗的放在心里

ooc小甜饼,
ヾ(❀╹◡╹)ノ~


于半珊半夜迷迷糊糊的惊醒,摸向旁边没有人床单也是冰凉的,奇怪肖奈大晚上去了哪里,下了床在房间里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人。
摸出手机解锁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给肖奈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于半珊也睡不着了,就拿出一个毯子窝在沙发上眼睛看着门的方向。
房间里异常寂静,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就在他迷迷糊糊的又要睡着的时候门响起了开锁声,他下了沙发就跑向门边“老三,你去哪里了?我一觉醒来你就不在。”因为困,嗓音有些沙哑,有些软萌的像是撒娇。
伸手就要去抱肖奈,肖奈赶紧出声阻止“别抱,我刚从外面回来,身上凉。”于半珊这才发现肖奈手里提着东西,绕过他把早餐放在桌上,招手让他过来“过来坐,吃早餐,都是你爱吃的,王家小笼包和八宝粥李家特点的油条,肉夹饼。”
于半珊看着眼前的自己爱吃的东西却没有动口,从他们家去王家小笼包要五十多分钟个多小时,再到李家特点要半个小时,来回路上就要快三个小时,肖奈这是几点就起来了?心里感动的有些难受。
“老三你几点起来的,昨天晚上你十一点多才睡,又那么早去买这些。”眼睛有些湿润喉咙也有些哽咽。
“有可能昨晚太晚睡了反而不困了,你昨天念叨了那么多次,睡不着就去了。”笑着看着于半珊把粥打开递给他,在对面坐了下来。
“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起身走到肖奈旁边坐下靠在他的肩膀心里酸软的厉害,他昨天就是在他跟前随便念叨了两句想吃他们俩家的早餐了,肖奈当时在忙他说了也就忘了,谁知道肖奈却放在了心里今天还起那么早去买。
肖奈笑看着靠在他肩膀的于半珊,揉了揉他的脑袋“好了,快吃吧等一下凉了,我跑那么远给你买的,嗯?”
“好,我要你喂我。”坐直了身子冲肖奈撒娇。
“你呀~。”宠溺的看着他笑笑,肖奈拿起还温热的八宝粥舀起一勺送到于半珊嘴里。
于半珊从肖奈手里接过碗来也舀了一勺递到肖奈嘴边“啊~张嘴。”肖奈顺从的张嘴吃下去,两个人就你一口我一口的把那碗八宝粥喝完,吃完早餐,于半珊把肖奈按住自己主动收拾了桌子。
拉着肖奈向床边走去“我还困我们再睡一觉吧。”
“好。”两个人躺下肖奈把于半珊圈在怀里帮他掖好被角,看着于半珊闭上眼睛的轻轻的打起呼,肖奈也闭上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大周末的早上七点多两个人开始了第二觉,房间温暖阳光正好。

林秦 害怕

ooc应该了, 有了这个想法就写了,爱的太深是不是就会想的太多呢?_(:з」∠)_




捏了捏鼻梁林涛无力的靠坐在座位上,案子终于破了,连续好几天紧绷的情绪终于可以放松了。
看了下墙上的钟表已经凌晨三点了,还是不回去了,就在这里睡吧。
起身向楼上走去,推开法医科的门,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伏案疾书的秦明。
秦明听见响声抬头看过去就看见林涛靠门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神情复杂。
起身走过去拉过他把门关上。
“怎么了?”
林涛把头靠在秦明肩上情绪低落。
“宝宝,你说我们能不能在一起一辈子。”他没有说别的就只是无厘头的问了秦明这么一句话。
秦明伸手抚摸着他的背无声的安慰着他。
“是因为这次的案子吗?”
这次的受害人是个二十五岁的姑娘,再过半个月就要结婚了,二十四号晚上跟未婚夫看完电影,未婚夫把她送到她家楼下走了,她想起家里没有纸巾了,下楼去小区门口买的时候被杀害了,那条路晚上没有路灯也没有摄像头,根据嫌疑人的口供他本来是想抢完钱包就走的因为姑娘叫喊他一急所以就捅了过去,一刀正中胸口,因为那个钱包里有姑娘的求婚戒指,她怕丢了所以放在钱包里随身携带。
林涛趴在秦明的肩膀心里特别难受,他知道他不只是为了姑娘伤心,还因为她马上结婚了,看看她的家人失声痛哭,她未婚夫冷静的可怕的样子,如果不看他皱巴巴的衣服,鸟窝般凌乱的头发,青黑的眼袋,乱七八糟的胡渣,他想他会觉得他没事。
第二天晚上接到案子,姑娘的未婚夫跳楼了,楼顶用砖头压着遗书,里面写着让把他跟姑娘埋葬在一起,他对父母只能来生在尽孝了。
好好的一对幸福的人,马上就要结婚了,就因为一个劫匪劫财所以失去了生命。
林涛在审讯室狠狠的揍了那个劫匪也受到了处分,停止调察,就算这样他也不后悔。
秦明抱着怀里的人,拍着他的肩膀,他知道林涛是联想到他们两个了,林涛的工作太危险了,每天都处在意外中,他怕他自己出了意外担心他怎么办,也怕秦明出事,法医这个工作也不是那么安全,之前一个案子结案了秦明下班回家因为车子坏了去维修林涛又要加班,时间太晚打不到车,他只能走路回去,受害人的父亲拿了一把刀就向他捅了过来,他运气好闪了过去只伤到胳膊就有两个路人把那个人控制了起来。
后面连续半个多月林涛都坚持每天送他上下班,就算很忙也要把他送回家在赶回去工作。
他对林涛说他没事,没有那么多的危险,不用那么紧张。
林涛猛地抱住他,感受到怀里人的颤抖,他才知道他的后怕,害怕失去他。
把林涛推开拉着他坐在椅子上,狠狠的亲了上去辗转反侧,舌头探进去引导他的舌头跟自己的舌头纠缠,直到林涛掌控主导权,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
“林涛,感受到了吗?我就在这里,我不会消失,也不会走,我没那么容易就死的,我知道你会保护好我的,对吗?”
“秦明,我就是怕,我怕你或者我出了意外,那另一半怎么办?我想想都觉得心痛的喘不过气。”
秦明抓过林涛的胳膊在他手腕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直到嘴里有一股血腥气才松口。
“林涛,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们现在都好好的,珍惜当下的一切,未来谁又会知道,现在我们还好好的,还能接吻,还能××,不要跟我讲什么未知的可能,我管不到。”
伸手搂住林涛的脖子,靠过去。
“现在,我就在这里,你想怎样就怎样。”
听见秦明的话林涛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欲火,压抑的这么多天所有复杂的情绪都化成一股足以燃烧秦明把他化为灰烬的浓烈的欲望。
这股欲火燃烧了三个多小时,如果不是因为快要上班大宝就要来了也不会那么快就停止。
发泄完的林涛情绪也平静了下来,紧紧抱住怀里的人亲了下他的耳尖。
秦明说得对,珍惜当下,他果然是太多愁善感了,想太多。
 早上来上班的大宝,手里拿着煎饼,咬了一口慢慢的嚼着,看着法医科办公室,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秦科长红红的耳尖,昨天还失魂落魄流浪汉一样现在坐在桌前盯着秦明傻笑的林涛,异常干净整洁的办公室,不对,绝对哪里不对,可是她就是看不出来哪里不对。
秦明心里觉得羞耻的很,昨晚上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绝对不是自己,他怎么会说出那些话。
掩饰般咳嗽了声揉了揉耳朵“林涛,你应该有事情要忙吧,就不要在这里了。”
林涛没有听出秦明话里的深意还乐呵呵的说“没有啊,不忙,我被停职了半个月。”
扶额叹气这个‘这个大傻子怎么就那么不会看眼色啊’。
可怜的宝哥觉得自己被无形中塞了一口狗粮。

我竟然如此高产,不敢想象,给我自己小花花加油打气💐💐💐💐💐🌺🌸🌷🌹🌻(* ̄3 ̄)╭♡❀小花花砸你ヾ(❀╹◡╹)ノ~

撞出个男朋友 二

原创,希望大家喜欢支持, ฅ( ̳• ◡ • ̳)ฅ


第二天被闹铃吵醒,夏宇控制着没睡醒的觉意和起床气,狠狠的在大腿上掐了一把驱赶着困意
“啊啊啊~~~。”鬼哭狼嚎的大叫把趴在窗外电线上的鸟儿都给惊飞了,揉了揉脸颊鼓起勇气猛的下了床。
有时候起床就够艰难的了,对他这种常睡懒觉能赖床就赖床的人更是一种及大的挑战,洗漱好换了身运动的衣服和鞋子站在门口大喊给自己气“加油加油加油,努力努力努力。”
下楼在小区广场先热了热身,扭腰扭屁股,后面传来一声“你这样热身不对,跑完步会容易产生肌肉僵硬、疲劳、酸痛,甚至受伤,像这样半蹲,两手扶膝,膝部顺时针扭动,进行10次后,接着逆时针扭动膝部然后………。”
夏宇听见声音觉得有些熟悉转身看过去惊喜的开口“是你啊,你也来跑步吗?”邢末看见他夸张的表情有些好笑“嗯,我每天都会跑步,今天有点晚了。”
夏宇伸手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哦,我今天是第一天跑步,所以不知道怎么热身才是对的。”看着眼前的邢末又开口“你每天都会跑步啊,那你能不能教我热身,一起跑步有个伴儿嘛,我们可以互相监督。”说完又觉得不好意思,人家都跑了那么久了哪还用得着他监督。
“好啊,不过要让我教你监督你没可那么轻松,我可是很严格的。”
“我不怕的,我会坚持的。”迫不及待的回答,生怕晚一步邢末就后悔了。

看着旁边手扶膝盖弯腰大口喘着气的夏宇,邢末有些小小的意外,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他都以为他能跑四分之三都差不多了,没想到他竟然坚持了下来。
邢末伸手把自己的水递过去“给,喝吧,刚运动完喝水要慢点。”
“啊,谢谢。”伸手接过打开一连喝了一大半,才发现只有一瓶水,好尴尬啊~不好意思的把瓶盖盖上还给邢末。
“今天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邢末冷淡的拒绝。
“要的,不请你吃饭报答一下我会过意不去的。”不等邢末拒绝就跑走了嘴里大喊着“到时候你可不要不来啊。”
看着跑走的人和旁边椅子上那人的毛巾,真是迷糊,把毛巾收起来装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口袋里,又转身开始跑步,他还要再跑三十分钟,因为刚刚陪他跑步所以刻意少跑了。
夏宇回到家才发现毛巾没拿又不好意思回去,舒舒服服的洗完澡觉得浑身舒畅,从电压锅里舀出已经熬的粘稠香味浓郁的青菜肉粥,自言自语“有菜有肉营养全面哈哈哈。”
吃完靠在椅子上感叹“明天又是周一了,休息的时间怎么那么快啊,对了看大大有没有更新。”翻出手机打开软件发现真的更新了,认真的看完意犹未尽,正是重点的时候啊,不知道男主会不会选择出国呢?二男主怎么办?如果是他他就不去,心爱的人在这里他去别的地方干嘛?可是男主如果不去就没有办法保护二男主,啊~好纠结,不知道大大会怎么写,好期待。
评论完,打开微信一一回复着同事和朋友的消息,最后打开老妈的语音消息“小宇啊,妈妈给你寄了东西过去,你注意收啊。”
“妈,我这里什么都不缺,你就不要操心了。”
“讲的什么话,哪有妈妈不操心孩子的,我给你寄了你爱吃的麻花,还有你姥姥做的手工粉。”
“真的啊,谢谢妈妈。”
“呦,这会儿谢谢了,刚刚不还不要嘛。”
“嘿嘿。”
期待的想着东西到了自己要怎么弄来吃,外婆做的手工粉还有妈妈做的麻花都特别好吃,自己从小到大最爱吃了,可是出来工作以后就很少吃到了。
想着到了以后,可以拿来送给邢末,也可以请他来家里做给他吃,嗯,会不会太那个了,都不怎么熟呢……啊~不管了,到时候再说。
打开邢末的微信发消息过去“今天谢谢了,明天我会按时到的😊。”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过来“不用客气,明天见。”
夏宇抱着手机嘿嘿的傻笑,想象着那双手打字,咦~自己是不是太猥琐了?不过邢末手是真的好看啊,好羡慕啊。
好期待明天啊。



何魏 如愿以偿

第一次写他们,或许写的不好。




刚开始的时候何炅喜欢魏大勋,是没有人知道的,因为何老师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但是慢慢的他们就看出不同来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节目里何老师都会有意无意的照顾着魏大勋。
他们一帮朋友聚餐,何老师基本上每次都是挨着魏大勋,有一次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魏大勋输了被罚酒,何老师替他喝的,他说大勋感冒了,如果不是何老师说他们是不会知道的,节目里他也是经常q他,他们不知道何老师为什么那么多年没有结婚,他们也没有见何老师谈过恋爱,他们一开始还给何老师介绍对象,每次都不了了之时间久了他们也就不管了。


当时他拍了自己的电影,以自己的歌名命名的电影,有人介绍了魏大勋他觉得这个男孩很符合张在昌这个角色人物形象就用了他。
第一次见到魏大勋的时候何炅就被这个大男孩的开朗阳光吸引住了。他当时还在跟别人说话,这个男孩就站在一边乖乖的等待,等他们说完了才走过来向自己弯了下腰开口“何老师,您好,我叫魏大勋,我喜欢你很久了,快乐大本营特别好看,我每一期都看。
他经历过那么多的人和事物,他看得出来这个男孩不是故意攀附,他的表情和肢体动作都表现出他是真的喜欢节目和崇拜自己。
他生出了一分兴趣,在这个圈子里像这样子的人很少,混的越久就看得越清,都是捧高踩低的。
他当初刚开始的时候别人也是一副不怎么看得起他的样子,现在自己有了一番成就个个都来跟自己攀交情。
从那天开始他就有意无意的开始关注起了这个大男孩,他拍戏的时候很认真,跟平常状态完全不一样。
他不想让他就这样像流星一样陨落,他开始关照他带他上节目,把他介绍给别人,让他拜谢娜为师傅,这样他也会好混一点这个圈子,他没有看错他,他开始出名了变得越来越光彩夺目,但他却没有忘恩负义,他们比以前来往的更频繁,他每次就算很忙只是在长沙做活动也会来找他。
他在圈子里的是出了名的抠,他当时还开玩笑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但是他并没有外传的那么抠,他对自己也很节俭,他们一块儿吃饭他也会抢着买单,他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节俭,因为他怕,娱乐圈就是这样有的没出名的时候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有时候一包方便面一个馒头就要吃两三天,害怕自己过气了没钱坚持下去重新开始。不是你有多喜欢这件事儿就会有多大回报的。
看着旁边熟睡的人何炅觉得自己何其有幸,能够如愿以偿,他们认识的第三年零六个月他们在一起了,他许了三年的生日愿望实现了。
帮他拨开遮挡住眼睛的刘海俯身在他额头轻轻的落了一个吻,又重新躺下钻进他的怀里慢慢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最好不过是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看节目总觉得他们配一脸,超喜欢的( '▿ ' )